行灯竹

哈哈哈哈这什么沙雕bug(200线索的香味)

啊师父六星啦!这样应该就不会为徒弟牺牲了吧……

终于上黄金了,开心。虽然没抽到大艾,不过50发一个穆先生……应该也不亏吧😂

《雷鸟》(二)冰妙

咕咕了一段时间去了解一下冰妙的关系脉络(其实就是去打游戏了),于是我又回来啦!今天也是南极圈快乐的一天呢……有好心的太太投喂吗……我腿肉要割完了……ok,那么走起?

醒来的时候没看到老师,水瓶座的黄金圣衣也被拿走了,从残留着卡妙小宇宙的床上爬起来,冰河就扫到了挂在门廊上的皮裘,比起自己的小了一圈。

“呀……冰河醒了呐……”从后厨跑来的棕色小卷毛带着一口卷舌音。“啊,是亚克夫啊……”搓了搓乱糟糟的金发,冰河重重的瘫回了床上。这种时候,都是老师默许放假的吧。把头埋进棉被中,深吸一口气。“唔,老师的味道……好香……”冰河自顾自的喟叹着,裹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。说起来,从来都没见过老师睡着时候的样子啊,一直一直都是自己先睡得死沉,在老师用小宇宙暖过的被窝里,晚安吻也好,睡前故事也罢,都是自己坚持索取的。有时候冰河也会觉得自己就是老师所说的小孩子,幼稚,但是又控制不住地去索要更多。“老师……卡妙……”冰河紧紧攥着手中的温度,捧到鼻翼前贪婪地嗅着。

“叽呀!”突然一声惨叫从身下传来。“噫!”冰河的声音陡然拔高,肾上腺激素弹射起步,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。只见一坨白色物体缩在棉被的一角下瑟瑟发抖。“小鸟?……小鸟!”冰河瞬间认出了这个可怜的小家伙,“是老师救了你吗?太好了……”狂喜之中的冰河并没有发现雷鸟被压得外翻的翅膀,只是抱着雪白的团子可劲儿的蹭。

“冰河!冰河哥!开饭啦!”亚克夫清脆的声音传出厨间。冰河这才关注到被自己忽略已久的胃袋。刚爬出被窝,西伯利亚的冻气便一股脑地灌了进来“嘶……还是老师搂着暖和……”紧了紧被子,冰河已经在考虑要不要让亚克夫把早餐端进来了,不知道有没有鹅肝酱……

“冰河哥,卡妙老师给你规定了日程哦……再不起床我要打小报告喽……”冰河不情愿的探出脑袋“啧,这个小魔鬼……”把鸟儿揣进睡衣,穿鞋,下床,一气呵成。

“呦,冰河哥终于出窝啦,呃……”笑嘻嘻地来看笑话的亚克夫表示收到了惊吓。冰河死死把棉被裹在身上站在衣柜前,软乎乎的被子拖了一地,还有一只白鸟在地上的被子中躺尸。然而当事人正悠哉悠哉的从柜里取出老师的衣服比划。

“冰河哥……你在cos雅典娜吗?”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,冰河差点没一哆嗦把衣服丢出窗外“你……你不懂!这也是圣斗士的必修课之一!要时刻表达对女神的敬意!”虽说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,但是对付亚克夫这种小屁孩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“不,不好意思冰河哥!我,我没有对雅典娜不敬的意思!你接着忙,我把,把早饭端进来……”亚克夫一骨碌跑出去了。

嘛,虽然有点愧疚,但这也是培养后辈对女神的尊敬不是吗。于是冰河毫无愧疚的套上了卡妙的常服,坐等美食送上门。啊,把衣服剪成自己的尺寸好了,老师不是还有黄金圣衣呢嘛,冰河如是想着,把散落在地上的被子抱到床上,一头栽进卡妙温暖的气息中。

啊……双倍的快乐,要是有鹅肝酱就更完美了。
















“叽呀……”

官博真是越来越皮了……另外卡妙这个传记真的是……塞我一嘴玻璃渣……

《雷鸟》冰妙

既然有小可爱和我共守南极圈,真是,太感动了。这里渣渣文手一枚,腿肉先割为敬!另外有太太愿意产粮吗,我快饿死在南极科考站了……。 OK,话不多说,cp冰妙,年下小狼狗,文什么走向我也说不准,车可能会开(假车)各位看官轻喷啦……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“老师!”西伯利亚的风呼啸着,扯开少年的皮裘,耀眼的金发随风雪翻飞。冰河拖沓着厚重的毡靴奋力追赶前方挺拔的身影。“嗯?”卡妙一顿,侧身回望自己的爱徒,石青色的发梢顺从的轻拂颊侧,冰蓝的眼眸中添了几分柔和。待冰河气喘吁吁的停在身侧,圆圆的脸庞冻得红扑扑的,相较于常年于冰原中修行的卡妙白皙而坚毅的面庞,稚嫩得仿佛能捏出水来。卡妙曲膝蹲下,一只手掌摩挲着8岁少年乱糟糟的金发,轻声询问小家伙出了什么事。小哭包皱巴着鼻头,从怀里捧出一只雪白的小鸟,银白色的鸟喙微张着,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。“老师,卡妙老师……”冰河抽噎着,卡妙沉吟片刻,冰凉的语调夹带着一丝不确定“冰河,你……饿了?”“不是啦,老师坏!”小冰河瞪大了眼睛,小脸因为生气的缘故又红了几分,“要救救小鸟,救救它,老师……”声音越来越小。冰河知道自己的老师是法国人,对鹅肝酱情有独钟,不会老师要把小鸟……冰河使劲摇头,把鸟儿抱的更紧了。对于冰原上的战士而言,温饱排第一位,卡妙第一反应就是爱徒想吃鹅肝酱了,但又见小家伙如此抵触,修行期间,能拿来做慈善的物资实在不多,更何况莽莽冰原,适者生存。深谙此理的卡妙默不作声,如此优柔寡断,作为守护女神的圣斗士,是绝对不允许的。站起身,抖了抖身后的白披风,卡妙向冰原深处走去。看到老师弃他而去,顾不得滴溜着的鼻涕,冰河捞起小鸟跌跌撞撞的赶去,茫茫风雪重归于寂廖。 “我说过了,要救它,不可能。”卡妙清冷的声音传来,一下子击碎了少年心中最后的希望。这是小小的冰河第一次顶嘴,青涩的声线嘶哑着“它已经没有依靠了!就像我一样,凭什么要让我们没命的出来修行,妈妈不在了,星矢他们也没有消息,做什么圣斗士,雅典娜凭什么要让我们为保护她拼命,明明大家都有想守护的人……为什么一定要这样……我已经什么也没有了……老师,我什么也没有了……”怒吼渐渐化为了啜泣,回荡着冰崖下的木屋中。卡妙没有任何回复,看着少年单薄的身体在寒气中瑟缩,忽然腰间一股暖流,冰河整个人都埋在了卡妙怀里,手臂环着卡妙的腰“老师,我只剩下你了……求求你,别丢下我……”。 看着冰河因哭泣而不停抖动的身躯,卡妙终是叹了口气,把少年搂在怀里,拂顺他的金发。“雷鸟和你一样,它们虽群居,但从未得到父母的爱,而这残酷的冰原,便是它的老师。若是一味的抱怨与索取,你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,只有力量,才能守护你真正想保护的人……”卡妙的话,冰河听得并不真切,只是慢慢在老师的温度中坠入了梦乡。 还只是个孩子啊……轻轻把冰河放在床上,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,愿你在梦中被温柔对待,冰河。 “雷鸟去找自己的老师了,我对它没有食欲,冰河……”第二天卡妙如是说。 TBC。 这篇非常清水哈哈……码字真的码不动了……手稿又太丑,大家量少见谅哈。

南极圈的我

最近擂台赛打得魔怔,双冰无敌什么的都是骗人的……每天被双鱼爸爸+解控虐到体无完肤……满耳朵都回荡着阿布的咻咻声和我家妙妙的呻吟声(擦鼻血)好了不说了有人吃双冰组吗,没有我过一会儿再来问……按捺住写文的双手蠢蠢欲动🌝

我我我……激动!今天一发十连脱非入欧

所以说真不愧是莎尔纳的徒弟吗……三条胳膊的神功啊……